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古的博客

思想的历程

 
 
 

日志

 
 

黑死病  

2007-12-25 14:47:41|  分类: 历史的颜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漫步在13世纪中叶的伦敦街道上,你会看到街上满是猫狗腐败的死尸,腐臭气味令人窒息,不时有一只慌乱的家猫从你的身边夺路而逃,它的身后,一群用布裹着口鼻的人正穷追不舍——它们被当作瘟疫的传播者。那些走在你身边的行人有可能突然仆倒在地,永不生还;而街边的住宅里,主人很可能已经在病榻上死去……

这是欧洲历史上最为恐怖的瘟疫。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先驱薄伽丘所写的《十日谈》中就谈到了佛罗伦萨严重的疫情:病人可能突然跌倒在大街上死去,或者冷冷清清地在家中咽气,直到尸体腐臭,邻居们才知道隔壁的变故。旅行者们见到的是荒芜的田园无人耕耘,洞开的酒窖无人问津,无主的奶牛在大街上闲逛,当地的居民却无影无踪……

这场瘟疫就是黑死病,其学名叫鼠疫。其症状最早在1348年由佛罗伦萨人记录下来:病人的腹股沟或腋下的淋巴发生肿块,然后胳膊上和大腿上以及身体其它部分出现青黑色的疱疹,这也是黑死病得名的缘由。极少有人幸免,几乎所有患者都会在3天内死去,通常无发热症状。

黑死病的源自1338年中亚巴尔喀阡湖南部,1340年左右向南传到印度,随后向西沿古代商道传到俄罗斯东部。从1340年到1345年,黑死病笼罩着俄罗斯大草原。1345年冬,鞑靼人进攻热那亚领地卡法攻城不下,恼羞成怒的鞑靼人竟然将黑死病患者的尸体抛入城中,结果城中瘟疫流行,从这个角度讲,黑死病应该算是最早的生物武器。结果卡法居民大多罹难,只有极少数逃到了地中海地区,然而瘟疫的种子也随他们悄然远行。

1347年,黑死病肆虐的铁蹄最先踏过康斯坦丁堡,到1348年黑死病在西班牙、希腊、意大利、法国、北非叙利亚、埃及和巴勒斯坦相继爆发。黑死病带来的死亡“平等而公正”,无论贵族还是平民,没人能逃避死亡的现实。1352年,黑死病袭击了莫斯科,连莫斯科大公和东正教的主教都相继死去;鼠疫使拜占廷皇帝失去了一个儿子;西班牙国王阿尔方索也染病死去。法国马赛有56000人死于瘟疫;在佩皮尼昂,全城8名医生只有一位得以幸存;阿维尼翁的情况更糟,城中有7000所住宅人死屋空,以至罗马教皇不得祈祷,请求上帝允许把死者的尸体投入河中;在比利时的图尔耐城,主教大人成了鼠疫的第一个受害者。下葬时,教堂为他敲响了丧钟。从此每当早晨,中午和晚上,送葬的钟声连绵不绝。

1348年底,鼠疫传播到德国和奥地利腹地,一天之内维也纳死亡960人,德国的神职人员当中也有三分之一被丧生,许多教堂和修道院因此无法维持。可怕的瘟疫还跨过英吉利海峡蔓延到英国全境,直至最小的村落。在肯特郡的罗切斯特教区,主教属下的4个神父、5个协理、6个侍童、7个抄写员和10个佣人纷纷死去,使得这位主教大人的身边连一个“愿意赎罪的灵魂”也没有了。伦敦至少有两位坎特伯雷大主教因患鼠疫先后病逝,伦敦死亡人空几乎占总人口一半以上。

中世纪的城镇人口居住密度高,城内垃圾成堆、污水横流,更糟糕的是,人们对传染性疾病几乎一无所知。当时对死者尸体的处理方式也很简单,殓尸工自身没有任何防护,这帮助了疾病的蔓延。为了逃避死亡,人们尝试了各种方法,从祈求上帝到吃精细的肉食、饮用烈酒等等;医生们用各种药物治疗病人,从缬草根一直到砒霜和硫磺,治疗手段从通便剂、催吐剂、放血疗法、烟熏房间、烧灼淋巴肿块或者把干蛤蟆放在上面,甚至用尿洗澡。在黑暗的中世纪,人们以为瘟疫是上帝的惩罚,一些狂热的基督徒走街串巷,用镶有铁尖的鞭子彼此鞭打,不断地哼唱着“我有罪”。只有少数人意识到这可能是动物传播的疾病,于是他们把仇恨的目光集中到猫狗等家畜身上,殊不知黑死病的真正元凶却是吸食人畜血液的跳蚤,正是寄生在老鼠身上的跳蚤将疾病到处传播。

然而,慌乱之中的人们也并非一无所获,米兰大主教无意中找到了一种阻挡瘟疫蔓延的有效办法:隔离。瘟疫蔓延到米兰时,大主教下令,对最先发现瘟疫的三所房屋进行隔离,在它们周围建起围墙,所有人不许迈出半步,结果瘟疫果然没有在米兰泛滥。等到300年后黑死病再次在英国爆发时,隔离手段已经发展到相当完善的地步,英国开辟了专门的隔离区,患病者的住宅上都被做上标记,他们的生活必需品都由隔离区外的人提供,交换场所也是专门的,疫区外流物品都要经过消毒等等,这有效的遏制了疾病的传播。

黑死病彻底改变了欧洲乃至世界历史。黑死病不偏不倚的把死亡的威胁带给每个人。死去的贵族留下了大量荒芜土地,由于没有足够的劳力,薪水不得不提高,这样农民就有更多的收入来购买闲置的土地,结果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了拥有了土地,农奴阶层由此瓦解。

黑死病带来了卫生习惯,正是由于黑死病的数次泛滥,欧洲的下水排污系统才得到彻底的完善,因此今天你看到英国伦敦那宽敞有如隧道的下水管道时,不必为它们200多年的历史惊叹,那是成千上万死难者的惨痛教训;除此以外,火葬开始成为重要的丧葬方式,17世纪黑死病爆发时那不勒斯一周内就火化了60000具尸体。

黑死病彻底动摇了宗教桎梏,瘟疫使人感到人生短暂,人文主义的思想开始复苏。文艺复兴由此萌芽,应该说,黑死病之前的中世纪,人不过是上帝无足轻重的奴隶,但是当死亡威胁过后,一种新的精神觉醒了。正如施尔格缪勒所言,“死亡是作为把人引导到生命的最高峰,并使生命第一次具有充分意义的东西出现的”。

650年前的黑死病没有在中国大爆发究竟是不是一种幸运?如果当年中国面临同样的黑死病疫情,那么元朝的社会矛盾是否会得到缓解?封建社会形态是否会发生改变?明清两朝还有没有出现的可能?中国有没有希望和欧洲同时进入资本主义?可是没有如果……历史已经翻过这一页,黑死病对欧洲社会而言就像是把社会各阶层重新洗了次牌,让欧洲的历史发生了重大改变,这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评论这张
 
阅读(18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