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古的博客

思想的历程

 
 
 

日志

 
 

飞蛇在渊  

2008-07-01 15:02:45|  分类: 历史的颜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司古

                                                                          偶然的发现

2004年夏,俄罗斯北极圈内的马特亚夫尔湖畔(Mart-Yavr)传来一则惊人的消息,一架贝尔P39“空中眼镜蛇”战斗机在湖底被发现!和过去几年中发现的水下战机残骸相似,这次也是一名渔夫偶然间通过能见度良好的湖水看到了淤泥覆盖着的战机轮廓。

这架P39坐沉在深约5米的浅水中,包括螺旋桨顶端在内的整个机体都被淤泥覆盖,因此看不到任何机身标志,在进行过简单的清淤后,飞机垂尾上和方向舵上分别出现了红星标志和黄色的序列号码。在得知这些后,历史学家马上通过档案资料开始查证,得知该机及其飞行员是在1944年11月的一次转场飞行中失踪的。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刚刚出水的2911号P39Q“空中眼镜蛇”,机身上仍然可以看出当年飞机沉入湖底沙地的痕迹。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从正面看出水的2911号机,该机的右翼前的一段蒙皮已经缺失,图中可见其螺旋桨在迫降时已经打弯。

良好的天气帮了打捞工作大忙:打捞工作组利用气囊、三角架和卡车绞盘把这架沉睡在水底多年的“空中眼镜蛇”拖到了湖岸。当这架飞机露出水面时,立即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它的驾驶舱门仍然处于关闭状态!通常情况下,如果该机是在水面迫降,飞机上的一扇或两扇舱门都会被抛掉,以便飞行员快速离机。如果当时湖面封冻,那么当飞行员完成迫降后,也应该打开舱门离开,然而这封闭的舱门究竟意味着什么?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人们发现,2911号机的舱门并未打开,没有迹象表明飞行员业已逃生。

很快真相大白:由于某种原因,飞行员没能离开这架P39,如今他的遗骸仍然停留在座舱内。在神秘失踪60年后,这名飞行员于2004年10月6日被按照隆重的军礼安葬在摩尔曼斯克西北的光荣谷墓地(Glory Valley Memorial)。

这架P39保存得特别完整,只缺损了右翼内侧前缘部分,由于湖水中含有大量镁盐,经过多年浸泡,飞机起落架轮毂和发动机凸轮箱盖都锈蚀得无影无踪。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前部检修舱门打开后,可以清楚地看到两挺12.7毫米机枪,柯尔特-勃郎宁M4型37毫米机炮可穿过桨毂射击,图中导轨装置是37毫米机炮的供弹器。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2911号机驾驶舱特写,人们就是在这里发现了死亡飞行员的遗骸。

在检查飞机过程中,人们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飞机机翼内的12.7毫米口径机枪已被拆除。这种情况在当年并不算稀罕,在原本应该存放弹药的贮箱内,打捞人员发现了6听美国造的炖肉罐头以及部分弹药。这些每听重约11.5盎司的罐头中含有猪肉、猪油和洋葱,由美国马萨诸塞州贝尔福德农产品公司(Beerfoot Farms Company)制造。看来当年按照租借法案援助苏联红军的物资并非全都是枪炮武器,连食品等给养也被运到了苏联。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看来美国当年援助苏联也是到了“武装到牙齿”的地步,图为2911号机上发现的美国制造的肉罐头,60年过去了,真不知道这些罐头味道究竟怎样。

机身内的主要武器仍然保存完好:一门柯尔特-勃郎宁(Colt-Browning)M4型37毫米机炮能够穿过桨毂进行射击,备弹30发;两挺12.7毫米重机枪则布置在机炮上方,穿过螺旋桨桨叶射击,每挺备弹200发。

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在飞机右侧舱门上发现的文件包,打捞队从其中的文件中找到了这架P39的维护记录手册。虽然有些页面已经缺失,但手册主体部分仍然可以辨认。正是这维护记录手册为人们揭开了这架飞机的身世之谜。

这架P39被很快拆解运往莫斯科,在那里人们为该机办理出境许可,随后它被运往英国西苏塞克斯(West Sussex)的专业飞机维修厂,在那里该机接受了仔细清洗和检查。如今,这架极具历史价值的P39正待价而沽。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白色23号”P39Q后机身特写,可见打开的无线电舱门周围的附加蒙皮,如果仔细看,还能够看到带有白边的红色五星下方隐约可见的美国陆军航空队标志。

                                                                           漫漫旅程

根据飞机上找到的文件,人们知道这架编号为BE 44-2911的P39Q-15是纽约布法罗生产的1000架Q-15型中的最后几架之一。P39Q型战斗机总计制造了4905架,其中3291架被按照租借法案援助给苏联。本批飞机于1943年8月开始交付,当年年底交付结束。尽管记录中并未注明制造成本,但估计大约为每架46000美元,其中不包括螺旋桨和无线电等部件。2911号P39装备1200马力(882千瓦)艾利森(Allison)V-1710-85发动机,发动机序列号为No 43-168161。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为了运输方便,“白色23号”机机翼被拆下,图为右翼上表面特写,可见诸多的检修口盖以及红色轮廓勾画出的踩踏区。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右翼下表面特写,其上带有红星标志,下面照例是被覆盖的美国陆航的蓝底白星标志,值得注意的是,其翼上表面并无红星标志。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白色23号”左侧前部特写,图中清晰可见US ARMY AIR FORCES(美国陆军航空队)P-39Q-15 BE....AAF44-2911等字样。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白色23号”的机翼被装进了木制保护框准备运走。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白色23号”垂直尾特写,经过清洗后,其原本的橄榄绿色已经重现天日,编号42911仍非常清楚,难以想象这架飞机已经在湖水中浸泡了60年。

这架2911号P39Q上表面采用了橄榄褐涂装,下表面为中性灰色。飞机机身两侧、左翼上表面以及右翼下表面均带有美国陆军航空队旗标志。垂尾两侧涂有42911字样。

沉睡水底60年的文件帮我们逐渐揭开这架“空中眼镜蛇”的身世。1943年12月22日,2911号P39 开始了向红色苏联的旅程,它将被美国空运司令部从美国东海岸运往西海岸。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2911号P-39Q在1943年11月时侧视图,此时还未交付苏联。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苏军使用的2911号机侧视图,1944年夏。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2911号机俯视图,1944年夏。

运输开始前2911号机加装了远程机腹油箱(最大航程为1050千米)。12月25日,空运司令部派人将其从布法罗飞到645千米外的印第安纳州南本茨(South Bends,Indiana)。由于天气原因,2911号机在那里停留了一天,此后飞往1050千米外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法尔格(Fargo)。12月30日,在停留一夜后,2911号机飞行1090千米,于31日到达目的地——蒙大拿(Montana)的大瀑布市(Great Falls)。

1944年1月5日,2911号P39离开大瀑布市,飞行3390千米,穿越加拿大,途中经停几个机场,于1月9日到达阿拉斯加(Alaska)费尔班克斯(Fairbanks),当时这里已经聚集了244架将要前往苏联的飞机。

1月9日,苏联红军外事部接收委员会在费尔班克斯正式接收了2911号机。记录显示该机包括试飞和交付在内总及飞行了20小时。此后,2911号机就要飞越地球上最为荒凉的土地之一——西伯利亚(Siberia)。

从大瀑布市到费尔班克斯的路线属美国部分,被称为ALSIB(阿拉斯加-西伯利亚)路线。按照通常做法,一队P39常常由一架同样是租借法案援助品的A-20攻击机或B-25轰炸机伴随完成ALSIB航路。在3年多的时间里,这条线路总计向苏联运送了7926批援助物资。从费尔班克斯开始,苏联第1转运航空师(1PAD)将负责2911号机的运送工作。

在总计飞行了约6175千米后,2911号机已经做好了下一阶段飞行的准备工作。2月1日,2911号P39由苏联第1转运航空师第1团派人驾驶离开费尔班克斯,经过诺姆(Nome)、阿拉斯加穿越白令海峡(Bearing Strait) 到达阿纳德尔(Anadyr),这段航程总长1500千米,2月3日2911号机在阿纳德尔接受了维护。一名叫做希什金(Shishkin)的第1转运航空师第2团飞行员驾驶该机起飞前往485千米外的马尔科沃(Markovo), 2911号似乎在那里整整停留了一个月。3月4日在马尔科沃接受维修后,该机于由第2团继续驾驶飞行970千米到达塞姆辰(Sejmchan)。从塞姆辰开始,就轮到第3团来驾驶2911号了,该机完成1165千米的航程到达雅库茨克(Yakutsk)并于3月6日接受了检修。此后一名叫做柯罗廖夫(Korolyov)的第4团飞行员驾驶该机经过1330千米航程抵达基连斯克(Kirensk)并在3月9日接受检修。最后的飞行由第5团完成:从基连斯克到克拉斯诺雅尔斯克(Krasnoyarsk),总长度970千米。自此,从布法罗出发,2911号机总计飞行了12600千米!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看看2911号机的漫长旅途,从布法罗到卡拉诺雅尔斯克,总计12600千米!

克拉斯诺雅尔斯克是ALSIB路线的终点站,在这里2911号机原有的美国陆军航空队标志被用苏联颜料覆盖,机身两侧和两翼下方涂上了带有白色轮廓的红星图案。后来2911号机又辗转运送到西北方1935千米外的萨列哈尔德(Salekhard)机场,该机场由苏联空军空7军使用,专门负责接收和改装。2911号机被配属给该军257混合航空师(257 SAD)下辖的773飞行团(773IAP)。该团正准备装备P39Q,2911号机被刷上了白色23号标志。此后“白色23号”又飞行1500千米前往卡累利阿(Karelia)的诺文卡(Novinka)基地。

                                                                        硝烟的洗礼

6月4日,一名叫做格罗夫涅约夫(Golovnyov)的飞行员驾驶“白色23号”进行了加入773飞行团后的首次飞行。7月份,“白色23号”随部队转移到韦德里萨(Videlitsa)。6月21日到8月9日期间,“白色23号”参加了苏军对芬兰发动的色维尔战役(Svir Operation)行动。在色维尔战役期间,“白色23号”曾于7月18日成为伊凡·巴拉诺夫斯基中尉(Lt Ivan Ivanovich Baranovsky)的座机。8月底,773飞行团转移到米科拉(Mikkola)。据历史记录,773飞行团经常同芬兰空军进行空战,曾击落过6架法制莫拉尼(Morane)战斗机和1架“水牛”战斗机,自己则损失了9架P39。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P-39的液冷发动机位于驾驶舱后部,动力通过一根从驾驶舱底部穿过的输出轴传递到螺旋桨,这种布局给检修带来了不变,好在苏联红军并不缺乏地勤人员,图为苏联地勤在检修一架P-39。

根据找到的历史资料,我们可以获悉“白色23号”在6月飞行了34小时37分,起落30次;7月该机飞行时间达35小时7分钟,起落34次。不幸的是这一部分的维修记录已经无法阅读,只能知道这个时期负责该机维修的地勤主管叫做维特里奇(Vetlich)。8月,“白色23号”变得不那么活跃,只飞行了4小时11分钟,起落3次,据推测此间该机可能被送到维修工厂进行机体维修。

在测试和作战使用中,苏联人发现P39的后机身结构强度不足。在进行全面测试后,苏联飞行研究院和中央航流体研究院建议从1944年中期起,对该机进行一些改进工作。P39的后机身容易发生扭曲变形,机身蒙皮也容易变形。所有Q型P39(Q21以下)都进行了机身加固等改进。这些工作完成后,“白色23号”返回了773飞行团。在色维尔战役完成后,芬兰前线趋于稳定,9月5日,苏联同芬兰达成了停战协议,这项协议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驱逐芬兰北部的德军部队。

整个空7军后来转往摩尔曼斯克(Murmansk)地区,为10月初的下一场战役作准备。773飞行团被划归第1近卫混合航空师(1GSAD)。这次攻势行动的目标是德军位于挪威北部以及芬兰北部的基地,其中包括佩特萨莫(Petsamo)和罗斯塔利(Luostari)。10月初,773飞行团转往摩尔曼斯克南部的摩尔马什(Murmashi)机场。9月,“白色23号”飞行了15小时45分钟,起落16次,10月,该机飞行了12小时38分钟,起落13次。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许多苏联王牌飞行员在P-39上取得了不俗的战绩,其中包括苏联第二号王牌、三次苏联英雄获得者、拥有59个战果的波克雷什金,图为二战中凯旋归来的波克雷什金,请注意背景中满身都是代表战果的红星的“空中眼镜蛇”。

10月7日,苏军开始实施佩特萨莫-希尔科内斯攻势的(Petsamo-Kirkenes Operation)第一阶段,进行了两栖登陆作战,然而糟糕的天气使得双方都难以进行有效的空中支援。10月9日,天气转好,北极地区最后一次大规模空战在苏德之间展开。当日,德国空军宣称击落85架敌机,自己仅损失了一名飞行员。这一天的记录显示,“白色23号”飞行了两次,飞行时间2小时12分。但是此时的德军已是强弩之末,10月12日,苏军攻占罗斯塔利机场,开始利用该机场转运补给品和伤员。10月15日,苏军攻占佩特萨莫。

10月20日,空7军下属部队执行近距支援任务,这项任务主要由773飞行团负责。空中支援任务主要是打击德军的火炮阵地,当日“白色23号”起落两次,飞行了2小时10分钟。作战中“白色23号”总载重量为449千克,其中包括333千克油料和26千克滑油,以及90千克的弹药等。在第2次升空作战过程中,该机被德军地面防空炮火命中,右翼油箱以及填充橡胶材料受损。返回摩尔马什后,“白色23号”进行了修理,恢复了作战能力。

                                                                       神伤的消逝

11月19日,“白色23号”最后一次执行任务。当时773飞行团拥有26架P39战斗机,其中22架能够作战。由于战斗正继续向挪威推进,摩尔马什现在距离前线变得更加遥远。按照命令,这支部队要从摩尔马什机场转场至罗斯塔利——一个月前苏军刚刚占领这一机场。于是这些P39装上了罐头食品等物品,准备停当后纷纷起飞飞往西北方104千米外的罗斯塔利。

下面就是773飞行团关于“白色23号”P39最后的记录。“在距离目的地机场15千米外的查普尔湖(Chapr)附近,飞行员巴拉诺夫斯基中尉(Baranovsky)通过无线电告诉僚机跟随自己左转90-120度,随即降低高度脱离了机队。中队指挥官立即命令他和僚机返回大队航线,他的僚机返回了,而巴拉诺夫斯基却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再也没能抵达罗斯塔利机场。从此这名飞行员和飞机都杳无踪迹,宣告彻底失踪。此后,人们开始批评巴拉诺夫斯基,是他下令离开机队,一同受到责备的,还有中队指挥官扎伊采夫(Zaitsev),因为他没能跟踪巴拉诺夫斯基到他的迫降地点。”

巴拉诺夫斯基中尉为什么掉了队?也许这将成为永远的迷。如果当时出现了机械故障,他完全可以到距离罗斯塔利较近的地方迫降。现在我们所能知道的,就是他的座机是在距离罗斯塔利东南29千米外的马特亚夫尔湖找到的。他应该已经做好了迫降准备工作,解开了带扣,准备在冻着薄冰的湖面上用机腹迫降。在飞机内部,调查人员没有迹象表明飞行员曾试图逃离下沉中的P39,这说明在迫降过程中飞行员可能已经昏迷或者死亡。时年22岁的巴拉诺夫斯基中尉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苏军飞行员,曾在773飞行团执行过90次作战任务。在他的遗骸上,调查人员发现了一枚三级光荣勋章和一枚军事红旗勋章,在已经消逝的年轻生命背后,人们依然能够体味当年战争的残酷和苏联红军飞行员旺盛的斗志。不论他迫降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但是现在人们至少能够明白,巴拉诺夫斯基中尉始终都是一名忠诚的苏联军人。

                     飞蛇在渊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在“白色23号”最后的转场任务途中,巴拉诺夫斯基仍然佩戴着心爱的勋章,60年后人们在他的遗骸上找到了它们,图中左为三级光荣勋章,右为红旗勋章。

  评论这张
 
阅读(233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