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古的博客

思想的历程

 
 
 

日志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2010-06-03 20:29:32|  分类: 航空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此文刊载于《航空知识》2010年第7期)

司古
如果从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算起,到今天刚好过去60个春秋。这场战争对中美双方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它是1949年成立的人民空军打的第一场大仗,也是1947年方才独立成军的美国空军的第一场大仗。60年过去,中国空军在反思总结这场战争,美国空军,确切地说是美军航空兵(朝鲜战争上的美军航空力量不只是来自美国空军,还有美国海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外加为数不多的其他国家空军)也在回顾和总结。在美国人看来,朝鲜战争是冷战时期最为紧张却又最为微妙的时期之一,这场大战的结果,塑造了东北亚的地缘政治格局,奠定了冷战时期的基本基调。和1945年刚刚结束的二战相比,朝鲜战争的指挥者和参与者,大多是在对德和对日作战的参与者,二战中美国赢得了全胜,最终逼迫对手无条件投降,而朝鲜战争则是另一个样子。从战略上说,朝鲜战争可以分成两个阶段,从1950年6月到1951年7月为第一阶段,这期间交战双方都以完全战胜对手作为既定目标,从1951年7月到1953年7月为第二阶段,这一阶段的显著特点就是时断时续的停战谈判,最初是在开城,后来则是板门店,双方都开始谋求在某些约束条件下结束对抗。
最初,华盛顿和东京的美国领导者都积极寻求快速和彻底占领北朝鲜,并以此作为这场战争理所当然的正确结果。然而战争中美国人感受到了自身力量的不足,这是一个十分令人不快的教训。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美国空军满怀希望能通过大规模空战重创乃至消灭中朝空军,夺取战场制空权,但实际情况是,志愿军未予奉陪,美军期望的好戏始终没能上演。

美军航空兵打得不算赖


客观地说,入朝作战的志愿军,从军官到战士,都很“羡慕”美军在装备尤其是航空力量方面的“奢华”。 美国空军拥有各种大中型轰炸机和先进喷气战斗机,仅侦察机就有RF-80、RF-51、RB-26、RB-29、RB-45等诸多型号。空军前线航空管制员装备有带无线电的吉普车,此外他们还拥有L-5G和L-17轻型联络机,用于指挥F-80战斗机支援地面部队。拥有精确轰炸瞄准雷达的B-26,甚至可以在己方前沿1000米范围内实施轰炸,为地面部队扫清前进障碍。强大的空中力量和娴熟的战技水平,为美军赢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战场优势。电视连续剧《亮剑》中,入朝作战的孔杰回忆说,美军(地面部队)可以在5分钟内呼叫空中支援……美军飞机敢于在相距不到50米的散兵线上用掷凝固汽油弹进行攻击,而志愿军战士则冒着零下四十多度的酷寒,穿着单衣、饿着肚子,拿着铁锹和石头与美军作战……这并非全是艺术的虚构。在朝鲜,志愿军官兵们很多时候面对的就是这样强悍的对手。固然,美军在战斗意志方面和当时的志愿军相比稍有逊色,但在战斗进行到最终的意志较量之前,中朝军队往往要付出较大的伤亡代价,这是不争的事实。
以日本为基地的美国空军在朝鲜战争初期即开始实施积极的战场遮断作战。仅以6月28日一天,我们就能看出美国空军行动的快节奏:这一天,朝鲜人民军攻占汉城,韩国政府迁往大田。就在当日,美国空军第3轰炸机大队派出20多架B-26空袭了三八线附近的汶山铁路枢纽,同时对连接汉城和朝鲜境内的交通线实施了轰炸。驻日本冲绳的第19轰炸机大队也派出B-29对朝鲜人民军前进路线上的铁路桥梁及运送兵员和补给的汽车、坦克进行了攻击,严重迟滞了人民军的进展。与此同时,空5军当日至少有18架战斗机对地面进行了近距空中支援作战,超过30架F-80为从日本飞往水原的C-54和B-26担负护航。也是在当天,美军派出RF-80A喷气式侦察机对朝鲜部队进军情况进行侦察照相,对前线气象状况进行监控,为空军攻击部队提供便利。还是在这天,C-54和C-47运输机将最后851名美国公民运离韩国。这天,远东空军运输机将150吨弹药从日本立川运抵水原。
次日,麦克阿瑟下令轰炸汉江上的桥梁,并对集结在汉江北岸的朝鲜人民军实施轰炸。美国空军B-26对桥梁实施轰炸,空5军的F-80担负护航和巡逻。空军还派出F-82“双野马”使用凝固汽油弹实施轰炸,这是朝鲜战争中美军首次动用凝固汽油弹。6月29日,8架美军B-29空袭了朝鲜人民军占领的金浦机场和汉城火车站,给人民军造成了较大损失。此后,麦克阿瑟下令对朝鲜境内的机场实施轰炸,杜鲁门也授权美军地面部队参战,同时对朝鲜实施海上封锁。大量人民军飞机被击毁在地面上,战场制空权完全被美军夺取。7月6日,美军开始对朝鲜实施战略轰炸——9架B-29轰炸了元山的旭日炼油厂和兴南的一家化工厂。8月27日,24架B-29轰炸了朝鲜开米波最大的炼钢厂。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遭美空5军轰炸的朝鲜人民军行军序列,图中可见被炸翻的T-34中型坦克。

在配合地面部队扭转最初的颓势后,美国空军的攻势转向北上,给朝鲜人民军施加了强大的压力。美军飞行员几乎毫无顾忌地攻击朝鲜的机场和工业设施,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50年8月27日,两架美国空军F-51“野马”越过了中朝边境进入中国境内,扫射了安东机场跑道——估计两个忘乎所以的飞行员可能把这里当成了朝鲜新义州机场,此举引起了中国政府的强烈不满。10月18日,美军RB-29侦察机从高空发现中国境内的安东机场驻扎有不少于75架战斗机,据此推测中国可能会介入战争。
为保证第8军的补给,美军空运部队在24小时内就将140吨装备和物资从日本运抵朝鲜;为解围大邱,98架B-29向人民军集结地域投下了800吨500磅(227公斤)炸弹;为攻击桥梁,美军使用了延时炸弹,使抢修工作难以进行,甚至还动用了重达6吨的“泰山”无线电遥控制导炸弹;在登陆作战中,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为美军巩固桥头堡立下了汗马功劳。为打击志愿军地面行军部队,美军B-29还在朝鲜战争中首次使用特制的可在空中起爆的500磅炸弹,利用其产生的数以千计的破片杀伤人员。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遭美军轰炸后的金浦机场,图中是机库内遭损毁的一架朝鲜人民军苏制伊尔-10强击机。

10月19日,联合国军攻占平壤,战斗中空5军为地面的美骑1师提供了有力的支援。为夺占要地,美军在10月20日动用71架C-119和40架C-47运输机,在平壤以北48公里处的肃川和顺天空投了2800名伞兵和300吨物资。在长津湖之战中,为减轻被围在下碣隅里和古土里的陆军及海军陆战队部队的压力,美军不仅动用B-29对中国军队进行大规模轰炸,还派出大批战斗轰炸机执行对地支援,最终协助两支显遭围歼的孤立美军连成一体。美军随后建立起简易跑道,运送给养和弹药的运输机频频降落,伤员也很快运离。为了让被围美军通过一条数百米深的山涧,8架C-119还投下了桥梁部件,为美军突围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也是战争史上首次空投桥梁。
战争中,凭借优势航空力量,美军地面部队得以对抗兵力上占优势的中朝军队,能够在包围中摆脱被歼的厄运,可以阻断对手后援,迟滞其行动,同时为己方空运物资,空投伞兵,后送伤员,在战场上搭建起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立体笼子”。能做到这些,美军航空兵的确打得不算赖。

 

空军VS海军VS海军陆战队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1950年10月,美军大量C-119运输机在平壤以北的肃川地区空降了超过4000名伞兵,抢占战略要地。

朝鲜战争之初,美军总希望其空中力量能像二战时一样发挥决胜作用。1945年,也就是二战的最后一年,盟军已经形成了对轴心国压倒性的空中优势,这一点成为盟军最后胜利的关键因素。采用航空武器的重要作用主要体现在近距空中支援、空中遮断、后勤保障和海上航空作战方面,这些方面在朝鲜战争中也具有相当意义。美国空军以及其海军航空兵以及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在投入朝鲜战争时都是抱着二战时的作战理念,其装备也大多是1945年左右出现的。在空中力量的使用以及与陆军协同方面,美军的思想和二战相比也没有大的变化。
朝鲜战争留下的经验遗产并不都是正面的,但这场战争对未来军事和政治格局产生了重要影响。自上世纪40年代末以后,美国空军与海军的关系一直不佳,两者长期就各自在战争中的角色与使命争论不休,由于空军(连同陆军)的强烈反对(外加资金的短缺),海军钟情的超级航母CVA-58“合众国”号在龙骨铺设5天后被取消项目;与此同时,海军也大肆批评空军B-36战略轰炸机,认为其是靡费的失败。这两件事让海军和空军更加不睦。
美军在朝鲜的航空力量由三个部分组成,分别是远东空军所辖的空军第5军、海军陆战队第一航空联队以及海军航母舰载机群,后两者属于远东海军管辖。这些航空力量的主要“用户”和“评价者”则是在地面与中朝军队较量的美国陆军第8军。这3支航空兵力量统一由联合国军总司令和远东美军总司令指挥。然而,在远东司令部内,这三支航空力量并没有设置统一的参谋机制,朝鲜战争爆发时,麦克阿瑟也仅仅是给驻日美军分配了新的代号和任务,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53年初。美国空军历史研究者认为,由于缺乏联合参谋机制,联合国军空中力量很少能对敌人的目标进行真正系统有效的打击。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海军F9F正从空地火箭打击朝鲜境内的桥梁,1952年11月。

在战术层面,1950年7月美军建立了一个联合作战中心,负责指挥近距空中支援作战任务,但由于缺少统一的作战条令以及空军和海军之间糟糕的通讯效率,这个联合作战中心的作用大打折扣——两者对近距空中支援的理解上存在差异。8月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投入作战之后,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陆军总是对空军的支援作战抱着挑剔的态度。在1947年美国空军从陆军分离出来独立成军之后,陆军总是认为自己的整体作战能力遭受了某种程度的阉割。1947~1950年间,美国进行了一系列联合战术航空演习,但结果都不是很好。美国空军军官学校的一名学生甚至说“在空军成为独立军种后,大多数陆军高官都把近距空中支援看做是一种失败”。而另一方面,空军始终睁大眼睛,紧盯着任何可能威胁到其航空作战管制权的举动,而陆军则寻求让地面作战指挥官获得战术空中支援的控制权。
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空军、海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都在进行着两场战争,除了面对朝鲜战场上共同的对手,彼此还要为了空中力量的使用和协调争执不休。他们都希望能够检验二战中以及战后获得的经验和理论,也都希望能影响战区指挥官(先是麦克阿瑟,后来是李奇微,再后来是克拉克)——后者对航空力量的使用也有自己的看法。例如,克拉克本人就对空军条令上“陆军和航空兵是同等的和相互依存的力量,任何一方都不是另一方的辅助力量”的说法十分反感。指挥官加入后,空中力量的使用变成了一场真正的四方角逐,协调起来更是麻烦。
美国空军希望能通过大规模空战击败甚至消灭志愿军空军,通过夺取制战场空中优势大显身手,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对手的航空力量极少在战场上空以大规模常态出现,甚至没有在整个战区与美方争夺制空权的打算。大规模空战的确进行过,但却较为有限,而由于苏联空军人员的直接参与,美军面前的对手实力并不算弱,空中剿灭对手的目的没能实现。整个战争的中心,总是集中在地面。在经过了最初慌乱后,战局陷入了胶着状态。
美国空军认为,其主要任务是夺取空中优势和进行空中遮断,按照美军最初的逻辑,朝鲜本应成为以空中绝对优势夺取压倒性战场优势的又一次证明。在战争之初,联合国军飞机从空中和地面没有费太大代价就摧毁了为数不多的朝鲜空军飞机。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可以不必担心敌人的空中打击而放心行动,1950年11月装备米格-15的中国军队参战以后,战斗的面貌发生了变化。中国战斗机从其东北境内的基地起飞作战,这意味着中国空军的前线机场实际上可以免遭美军的打击——美军有严格的规定,其作战飞机不得进入中国或苏联领空。有几次,中国军队试图重建北朝鲜境内的一些机场,但由于频繁遭美军空袭,最后只能放弃从朝鲜境内起飞作战的构想。美军战后的评估报告中指出,到战争后期,中国在朝鲜北部创造了一种十分巧妙的防空地面管制体系,这种方法对美国的轰炸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如果中国方面愿意使用或是苏联方面能够提供装备电子设备的全天候战斗机,那些载弹量最大的B-29轰炸机将在作战中特别是夜间作战中遭遇巨大的困难和损失——当时担负打击朝鲜境内机场的轰炸任务大多由B-29实施。不仅如此,中国空军米格-15还在朝鲜北部建立了让美国人头痛的“米格走廊”。美国军事研究人士认为,美军应该注意,中国方面并没有动用全部资源投入对整个战场制空权的争夺,也没有从空中对联合国军防线进行打击,这是中国方面一种自觉的限制,就如同他们决定不攻击联合国军舰船以避免战争行动超出可控范围。
在美国空军某些人看来,朝鲜战争中的这种现象并不能简单地用“幸运”来解释。有美国战术空军之父之称、后来曾在越战期间任空7军司令官的威廉?莫迈耶将军后来说到:……不幸的是,朝鲜战争得出的经验之一是令人震惊的。考虑到空中优势的重要性,我可以这么说,如果我们的敌人能够突破防线轰炸我方的机场或对一线部队实施经常性轰炸,这样的经历对美军更有好处,对其未来发展更为有利,但事实是敌人没有这么做。如果敌人这么做,那么我们的地面部队和其他人才会真正认识到空中优势的重要地位……鉴于这种情况在朝鲜没有出现,因此空优问题更多地还是停留在理论和哲学层面。
美军内部许多人也认为朝鲜战争的经验,对于美国空军未来发展也不完全是一剂良药,毕竟这是一场“交战双方带着镣铐”进行的战争。

空中遮断:掐不断的动脉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一架美国海军F2H-2“女妖”喷气式战斗机正从“埃塞克斯”号航母机库中升起,准备起飞前往朝鲜作战,1951年8月。与空军相比,海军航空兵的战争使命更加独立,与陆军的协调也更费周折。

 

在朝鲜战争中,直到战争临近尾声,也没有发生过战略意义上的空战。但是,美军战略轰炸机,特别是B-29常常被用于执行战术任务,如战场遮断以及轰炸北朝鲜境内的工业和基础设施。对于朝鲜战争中的空中遮断,有两名美国空军研究者这样描述:“客观地分析朝鲜战争中的空中遮断任务,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遮断任务的执行结果常常和最初的预期相去甚远。即便是较为成功的遮断任务,也往往难以达到预期目标。究其原因,美军在航空力量的使用上,在可行的遮断方案以及谋求的遮断效果方面存在错误认识,对最为合适的打击目标存在分歧,在对任务效果的评估方面也存在错误。”
战后美国人终于认识到,朝鲜的工业目标并不是什么大麻烦,摧毁北朝鲜的工业基地并未从实际上真正打击敌人的军事实力。这一现象的原因来自两个方面:首先,中国军队对于后勤的依赖程度的确小于联合国军,他们能够坚强地凭借少得可怜的补给和物资进行作战。美军航空兵参谋人员,永远也无法正确估算出对手所需的最少补给量。其次,朝鲜真正的“工业心脏”实际上并不是位于朝鲜境内,也不在中国满洲,而是在苏联。在朝鲜战争中,美军的空中遮断任务频次极高,整个战争期间总共执行了320000次战场遮断,平均每个月9000次,占航空兵作战任务总量的48%。但这些作战的效果究竟如何,却是值得怀疑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战场遮断给敌人造成的损失常常在评估中被夸大了。但损失程度的确也不小——已经足够了。在朝鲜,远东空军仅在空中遮断任务中就投下了将近220000吨炸弹和3800吨凝固汽油弹,这其中还不包括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投掷的部分。遮断任务的主要目标是对方的补给系统和运输设施,战斗中,远东空军给对手的桥梁、铁路、公路等设施造成了严重毁坏。在1950年9月联合国军实施釜山登陆攻势前那段最为危急的日子里,这样的空中遮断的效果达到了最好水平,但随后就呈现下降趋势。
在1951年春夏的“绞索”I(STRANGLE I,也就是中国方面所说的绞杀战)行动中,遮断作战的主要目标是公路和卡车,但效果不大;1951年8月的“绞索”II(STRANGLE II)作战中,目标主要是铁路运输系统,尽管美军对此寄予厚望,但总体目标仍然没能实现。到1951年底,中国方面采取各种应对措施,设法突破了美军对平壤铁路的封锁。1952年的空中战区遮断行动中,美军没有给自己定太高的目标,而是变成了“干扰和破坏”,但就是这样的目标也很难完全实现。1951年7月,中朝军队每个月发射的各种炮弹大约为8000发,而在运输线遮断行动进行了10个月后的1952年5月,这一数字不降反增,达到了100000发!不仅如此,敌人发起和维持攻势作战的能力也得到了加强,1953年7月中国军队向南朝鲜军队发动的大规模猛烈攻势,就是这种能力的一个明证(当然,不应忽略的一点是,中国方面为了打破空中绞杀,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和物资代价)。

 

关于近距空中支援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准备从航母上起飞对海军陆战队进行近距空中支援的F4U“海盗”,该机隶属于海军陆战队VMF-212中队,1952年。请注意其驾驶舱前方右侧标注的任务次数标志,可见其对地支援之频繁。

除了空中遮断行动,近距空中支援问题也在美国陆军以及航空兵之间引发了不少矛盾。在整个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飞机执行的作战任务中,有10~15%都是近距空中支援任务,相比之下,海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执行的近距空中支援任务比远东空军还要多。近距空中支援行动的损失难以计算,因为各部队没有对战损的飞机加以详细区分,以判别究竟是在近距空中支援中被地面防空火力击落,还是在空中遮断任务中损失。而且,在美军看来,如此多的近距空中支援架次以及投下大量炸弹之后,近距支援行动获得的收益还是不能与付出“相当”。

按照美军的逻辑,近距支援行动的效果的评估标准,应该是它对于地面作战施加的影响。在朝鲜战争最初的几个月,美军通过近距空中支援作战,给朝鲜军队框定了一个“作战边界”,后来美军又把这种做法用于同中国军队的作战中,在1951年末战局陷入僵局以前,这种做法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在这以后,中朝军队额外重视对空隐蔽和分散,这种做法大大削弱了美军近距空中支援的效果。在近距空中支援的组织协调上,美军内部还存在问题,空军坚持集中管理空中支援行动,拒绝按照陆军的要求提供更多的前线空中管制员或地面前线空中管制员——这种要求本身并非不合情理。和陆军得到空军的近距空中支援相比,海军陆战队要幸运许多,他们拥有自己的航空兵,正如二战时期的美国陆军。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1950年12月,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正对下碣隅里的陆战队地面部队进行支援。朝鲜战争中,美国海军陆战队总是能得到最为密切的近距空中支援,毕竟陆战队航空兵和他们是“一家人”。陆战队几乎是紧跟着航空兵的“火力通道”前进。

在装备方面,海军陆战队也不像陆军那样“重型化”,特别是在支援火炮等方面。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在作战中发挥的主要作用就是弥补其地面部队支援火炮的不足。早在1939年,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就明确了自己的建设方针:陆战队航空兵在装备、组织和训练方面应主要针对为陆战队登陆作战以及地面行动提供支援,其次则是作为海军航母舰载机的替补力量。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海军陆战队获得的空中支援最为高效。相比之下,配有充足支援火炮的陆军乐于亲力亲为,用自己的炮火打击前沿1公里内的目标——一个步兵师全部火炮的弹药发射量,相当于1800架次携带500磅炸弹飞机的近距空中支援。通常只有在火炮无法施展的情况下,陆军才会呼叫空中支援,而海军陆战队则始终在1公里距离内频繁地使用近距空中支援。1950年末,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就曾用密切的近距空中支援有力地支持了海军陆战第1师以及第10军的作战,这些事实也被陆军看在眼里。而美国空军一听陆军要求他们“拷贝”海军陆战队的做法就十分反感。当时海军陆战队每个陆战营都配有前线航空管制员,但空军当时并不支持这种做法。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朝鲜战争中美陆军步兵师配属的炮兵正在操作105毫米M101榴弹炮,由于火炮数量充足,陆军更习惯于依靠自己,加之空军不愿意照搬海军陆战队空地协同的模式,导致陆军和空军之间的协同并不和谐。

虽然美国空军的官方历史文献中宣称朝鲜战争证明了空地联合作战的效能,但实际上这种效能并没有发挥到最佳水平;近来更多的研究表明,朝鲜战争中的空地联合作战暴露的问题也不少。由于种种原因,战争中各方就空中力量使用问题的分歧近些年才真正公开。在朝鲜战争结束不久后美军举行一次军事演习中,朝鲜战争时期的问题再次出现。所谓的空地联合作战体系总是处于人力不足的境地——即使陆军同意提供装备和人员从事战术航空管制工作,空军方面不愿意提供足够的具备合适资历和职衔的人员协助工作,他们依然试图把全部空中行动纳入自己的高度集中管制下。空军指责陆军以“挥霍和浪费的方式”使用空中支援,而事实上陆军看到了海军陆战队的做法并希望得到类似的配合。即便到了1953年,空军颁布的战术手册上仍然强调集中化的空中战争。
如果说这些分歧带来的深远影响中有些积极因素的话,那么1952年美国空军提出的“空中压力”战略算是一个。空军希望借此能够摆脱“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的配角儿地位,发挥独立的作用。事实上,在战争中后期,美国空军就开始执行这一战略。为了在板门店谈判中增加筹码,给中朝军队施压,美国空军轰炸了北朝鲜境内几个大型水电站以及首都平壤,在1953年四五月间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军再度针对朝鲜的水坝设施进行了轰炸,这些水坝对当地的农业灌溉至关重要。虽然美军内部普遍认为这一系列轰炸对于扭转美军在谈判桌上的地位没有起到根本性作用,但是空军方面仍然认为“空中压力战略”在板门店停战协定的最后签署上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如果说今天美国空军已经成为有能力对战争施加独立影响的战略空军,那么这种诱因的种子是扎根在朝鲜的。

 

朝鲜经验:牢记的苦涩

朝鲜,未遂之愿——朝鲜战争中的美军航空兵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美国空军RB-45侦察机。和美军相比,当时志愿军基本上没有空中侦察能力,对战场形势的感知主要依赖地面侦察。

 

朝鲜战争让美国人真正学到了什么?对于朝鲜战争中空中力量的使用问题,美国人自己总结的结论是有两项重要技术突破在战争中得到了验证。首先,就是喷气式战斗机的作战效能在战争中得到了验证,航空兵各种作战任务所采用的战术也得到了验证。其次,就是军用直升机初步证明了其应用价值。60年前的直升机技术还停留在“原始”的阶段,但却在战术机动以及医护救援方面表现出了潜力。1950年9月4日,美军H-5直升机在空军飞机配合下,从朝鲜人民军防线后方成功营救出一名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这是朝鲜战争中首次直升机搜救行动。朝鲜战争之后,美军致力于大力发展直升机技术,并提出了空中机动师的概念。这种概念后来在越战中得到了检验,时至今日,直升机在美军已经赢得了不可或缺的地位。
美国空军认为朝鲜战争对日后美国空军的发展起到了不少积极作用,认为这场战争让美军接受了空中力量的先决地位。但此后,艾森豪威尔时代的“新视野”政策对美国空军产生了不良影响,这一政策强调以核武器“大规模摧毁”,常规军事力量受到遏制,许多人认为空中力量作为决胜力量是“不切实际”的念头。
朝鲜战争的经验,还直接促成了另一个让空军不悦的事实:陆军开始试图重建和发展自己的航空兵,这进一步扩大了陆军和空军之间的矛盾。1947年空军独立成军后,陆军失去了自己的航空兵,但朝鲜战争后,陆军凭借表面上作为运输工具的直升机重建了陆军航空兵,到越南战争时,陆军航空兵俨然已经成了世界排名第4个空中力量,从1966年到1971年,仅陆军直升机就飞了3600万架次!
笔者从美国空军官方文献中找到了美国对朝鲜战争中美国空中力量使用效果的总体评价:空中遮断战役代价高昂,却效果不佳;近距空中支援由于空军的不当做法没能发挥最佳效能。海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在局部取得了不错的作战效果,但从未在整个战区体系内有效使用。制空权战役是一场胜利,但鉴于对手在空军的使用上自行设定了诸多限制,美军华丽的制空权战役似乎变成了“不必要”之举。两位英国战争史研究者后来指出,朝鲜战争再度证明了一个毫不奇怪的事实——战争中只有飞机是不够的。在这种战争中,认为优势空军能在某种程度上代替艰苦的地面作战的想法,虽然诱人,但却是虚幻的。任何人如果希望把空中力量作为制胜的捷径的人,都应该就此清醒(时至今日,空军的战略地位已经确立,但体系作战同样是个战略话题——编者)。

《航空知识》2010-08期简明目录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45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