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司古的博客

思想的历程

 
 
 

日志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2016-10-27 23:24:31|  分类: 长铗陆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朝鲜战争是人类历史上喷气式战斗机之间的首次大规模对抗。在参战美军飞行员中,来自衣阿华州的哈罗德?E?费席尔(Harold E. "Hal" Fischer)费席尔有幸成为朝鲜战争中美军第25位王牌,也是最为著名的飞行员之一。他驾驶F-80战斗轰炸机先后执行了105次对地支援任务,后来又改驾F-86与志愿军米格-15多次交锋。在第47次任务中,他驾驶F-86的战绩再次达到5架,成为王牌,在第66次任务中,战绩升到10架。但在执行第70次任务时,费席尔的好运气到了头,那次空战中他在击中3架米格-15后,却沦为一位中国年轻飞行员的第5个击落战果。费席尔还算是幸运的,跳伞后他被志愿军俘获,作为战俘在满洲战俘营中度过了两年时光。
鲍勃?贝尔金(Bob Bergin)是曾经采访过中国米格-15飞行员韩德彩(正是他击落了费席尔)的记者,在采访过韩德彩后,贝尔金又采访了费席尔。费席尔曾两度参加朝鲜战争。第一次参战时主要在第80战斗轰炸机联队驾驶F-80战斗轰炸机执行对地攻击任务,此后他在远东加入第51联队,后者装备的是F-86“佩刀”。1952年11月26日,费席尔击落了第一架米格-15战斗机,在1953年2月之前,他的战绩持续上升,曾在一天里相继击落两架米格-15。1953年3月21日,他击落了第10架米格-15,这也是他最后一个战果。1953年4月7日的任务中,费席尔座机的发动机起火——可能是被米格-15击中也可能是因为发动机吸入了被他攻击目标爆炸产生的碎片。费席尔跳伞成功,被中国军队俘虏。在经历了一次不成功的逃跑行动后,费席尔最终在1955年5月31日获释。

你是如何萌发对航空的兴趣的?
小时候,父母每个星期六晚上会给我10美分的零用钱。我把它们全部用来购买一本叫做《飞行王牌》的杂志,那里面全是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空战的文章。在学校的黑板上,我能画出以各种高度各种姿态飞行的飞机。后来,我开始积攒零用钱来购买模型飞机,然后拿着它们爬上高高的风车架子去放飞。我第一次接触真正的飞机是在一次州展览会上,我看到一个叫做弗雷克斯的飞行员驾机坠毁在一座民房上,但他本人侥幸生还。再后来我用零用钱换取了乘坐真飞机的机会,记得那是一架早期的瓦可轻型飞机。

你是如何加入美国空军的?
我先是在家里帮父母的忙,后来去了衣阿华州。两年后,我准备报名入伍,但当时只有陆军在征兵。我先是去了步兵军官征兵处,登记后被送往本宁堡佐治亚州的步兵军官候补学校,接受训练,准备作为步兵排级指挥官。与此同时,我又报名申请参加空军飞行员培训。我当时在陆军服役,但接到通知允许我参加空军飞行员培训。于是我离开学校,前往华盛顿,到国防部。我来到陆军预备役办公室,说“如果你能让我离开陆军,空军会接收我。”然后我来到空军说,“如果空军接收我,陆军就会放人。”

当时你知道自己会驾驶喷气式飞机么?
我没有想过要驾驶喷气式飞机。我当时更想要驾驶北美P-51“野马”,那是一种声名显赫的历史名机,当时也被作为训练飞机使用。没飞过“野马”就不算真正的飞行员。我当时就是抱着这个念头去内利斯空军基地准备参加“野马”训练,但实际上当时空军已经不再使用“野马”,迅速换装了F-80。

后来你被派遣到日本。你对那个国家有什么好感么?
我学习过历史,知道日本人和他们在二战中的作为。我希望尽可能多地了解那些事情。我仍然记得到达日本后,驾车驶过一个公园时,有人告诉我这里就是当年杜利特轰炸东京的成员被日军斩首的地方。后来我买了一辆小摩托车,各处游历并与当地人接触。走的地方越多,接触的人越多,学到的东西也越多。我被派往驻九洲福冈的第80“猎头者”战斗轰炸机中队。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哈罗德?E?费席尔

F-80的作战使命是什么?
从日本飞赴朝鲜作战要经历漫长的航程。我们从日本起飞,前往朝鲜执行任务后到大邱降落加油。我们执行的任务都是对地支援任务,主要内容是寻找和攻击中朝方面的地面部队、运输车辆和列车。在作战中,有时火车司机会把列车驶进隧道躲避攻击,我们就直接把隧道口炸塌了事。我们通常携带500磅炸弹、凝固汽油弹和火箭弹,此外机上还装有6挺12.7毫米机枪。最有效的武器当属凝固汽油弹,即使没有命中目标,这种炸弹的大面积毁伤效果也足以破坏目标。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费席尔第一次参加朝鲜战争主要驾驶F-80执行对地攻击任务,并没有参加空战。

这类任务结束后你又去了哪里?
我志愿申请返回驻东京的远东空军总部,负责作战人员的派遣工作。要想获得第二次参战机会,你必须先回美国或调往一个中队,等上一年才行。在总部工作期间,我设法帮一个第80中队飞行员谋到了中队长的职位,我们说定,作为报答他要推荐我重返战场。

后来你被调往第39战斗截击机中队,你认为在F-86中队的生活与以前的部队有什么不同么?
在F-80中队每人都有不少经历,但尽管大家开的是喷气式飞机,却极少谈论作战。而在F-86中队完全不同,你能在谈论中知道谁干得漂亮谁干得不行,谁愿意参战谁不愿参战,还能知道谁出现在战场上纯粹是政治原因——为自己以后的职业生涯捞取资本。在F-86部队里,你可以从其他人那儿学到经验,在酒吧里就能学到很多东西。我永远都有问不完的问题。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朝鲜战争中,志愿军空军以并不丰富的作战经验迎战美国空军,在取得胜利的同时也付出不小的牺牲。

在执行了几次任务后你就成了飞行长机,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有了一段参战经历,当时我指派担任道格拉斯?林德塞(Douglas Lindsay)的僚机——他是加拿大空军军官,作为交换军官在美军交流工作。他教给我空战的所有东西。他曾在二战中驾驶“喷火”在英国作战并成为王牌飞行员。他是位杰出的长机飞行员,从不墨守成规,只专注于如何完成作战任务。

你的首次空战胜利是如何取得的?
我升任长机后看到米格-15战机——它们无处不在,首次空战中我准备发动攻击,实际上我在瞄准具中没有看到目标。后来两架米格-15开始向北飞行,距离我比较远,我使用肯塔基风偏修正法和曳光弹校正弹道,使用短点射发起攻击。一架米格-15开始向左侧下降。我再次开火,然后升高到飞机侧面。我看到那架飞机的座舱盖不见了,飞行员也不见了。我盘旋爬升,发现飞行员的降落伞已经张开。我飞向飞行员的右侧,发现那名飞行员使用的是环缝伞,像二战中德军使用的那种,他穿着很厚的防寒飞行装具。道格拉斯告诉我,在取得第一次击落战果的当夜你是无法入睡的,他说得对,我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地浮现那次交锋的情景。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费席尔上尉的F-86F座机“纸老虎”。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39中队。请注意他在被击落前座机上已经喷涂了9个击落战果标志。

你是如何取得第5次击落战果的?
我第一次向米格机开火时,那架飞机距离我还比较远,正在朝中国方向飞。我击中了它,它开始起火燃烧,速度慢了下来,我赶上去和它并肩飞行。我看到了飞行员正在敲打座舱盖,显然弹射机构出了问题,他无法出舱。我不愿意看到他活活烧死,于是减慢了速度,准备把他彻底击落。我当时处于很近的距离上,那架燃烧的米格-15不断向后抛洒熔融的金属,许多打到我的飞机上,高温让我飞机弹箱内的一发子弹爆炸了,炸断了飞机方向舵操纵钢缆,我以为自己被击中了。我的座舱开始失压,我必须决定自己是否返航。我爬升到43000英尺,这接近F-86的最大升限,我感到自己出现了减压症状。我为那架米格机飞行员感到悲哀,我对他并没有仇恨。

是谁在驾驶那些米格-15战斗机?
我们有情报机构在监听敌人飞行员的对话,他们知道是谁在驾驶米格-15,但这些信息通常不会透露给我们飞行员。我知道苏联人拥有米格-15,朝鲜并没有这样的战斗机,起初中国人也没有米格-15。朝鲜也有自己的精英飞行员,但他们大多使用螺旋桨式的雅克战斗机。

空战中哪一个对手最具威胁?
有一次我攻击一架米格-15,我的僚机负责掩护,他告诉我不必担心偷袭。但我突然发现一些炮弹掠过我的座舱盖。我猜想可能是后面出现了米格-15。如果我距离再远一点儿,他就打中我了。他可能是担心击中前面的友机,所以没有放手攻击,但他一直射击,炮弹就在我左右穿梭。最后我们穿过一片云,前面的米格机向左转,我紧跟其后,当我认为自己甩掉了后面的敌机时,我开火射击,前面的米格-15中弹起火,飞行员成功跳伞。等我回来时还和僚机抱怨了一通,说他没能掩护好我的后方。

最后一次出击任务时,据说你有麻烦?
是的,我接收了一架本不该属于我的飞机。那架飞机最后一次飞行任务后机炮并没有校准。我驾驶这架飞机首次迎战4架敌机,在1000英尺距离上开火,但发现弹着点偏左大约100英尺。随后我看到另外4架敌机并对其发起攻击。我依靠经验调整瞄准点,击中了两架米格-15,都是苏联人驾驶的。多年以后我曾与这两位俄罗斯飞行员见过面,其中一位说我击中了他14次,就在位于座舱后部的翼根部。他被迫用机腹实施迫降。第三架米格-15我打得尤为艰难,但最后我还是击中了它,这架飞机坠毁了。我脱离后,这片空域只有一架米格-15了。我弹药已经耗尽且飞机也着了火。我想那架飞机正向我飞来,我现在全部的武器就只有0.45英寸自卫手枪了。我想他可能是中国人,但不敢确定。

你击落了三架米格-15,但此时突然发现自己的飞机也失去了战斗力。
当时情况的确如此。我看到飞来的这架米格-15侧面写着341编号。我的飞机在前面的攻击行动中之所以受损,主要是在射击前方的目标时,米格-15产生的碎片砸中了我的飞机,攻击第三架米格-15时我甚至穿过了它的碎片飞散区。(费席尔当时并不认为是中国战斗机击中了他,以为飞机受损是攻击目标时的附带损伤,实际上在他攻击目标时,韩德彩应该已经向这位双料王牌发动了进攻——编者)就在这架米格-15飞到我下方时,我的发动机彻底完了,火警灯亮了起来。我们在接受培训时明白,当火警指示灯亮起时,你只有30秒时间来逃生。我当时还有足够的高度,弹射出来时感受到强烈的气流冲击,我落在了一座小山的侧面。因为降落伞被一些灌木挂住,我落地时冲击并不算重。

编者注:
在接受贝尔金访问时,韩德彩将军曾这样描述击落费席尔上尉的那次空战:“1953年4月7日,当美国人的F-86向我们靠近时,空中同时有中国和苏联的飞行员。一名美国飞行员——后来我知道是费席尔——选了架苏联人的米格机作目标。当他在追逐那架飞机时,突然发现一架中国米格机正好在他前面,他立刻做出反应朝那架中国的米格机开火。那是我们的指挥官张牛科,费席尔打中了他的发动机。那一瞬间,空中有三架飞机排成一线,张牛科的米格在前,费舍尔居中,我在最后,我们三架飞机靠的很近,三架机间隔的总长度不足600米。当费舍尔发现我在他后面后时,他向左急转,之后又向右急转,接着又做了一个类似破S的机动,但这并不能使他脱困。因为他的高度太低了,我们的高度大致是600米,而下面群山的海拔就有400米,所以留给费席尔作机动的空间只有大概200米左右。他不得不向上爬升,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开火。费舍尔在丹东附近鸭绿江中国一侧被击落,深入中国境内大约50公里...... 这场空战说明美国飞行员的技术的确比中国飞行员好。费席尔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次战斗中,他本打算追击一架苏联米格机,但突然看见了另一架中国米格机在他前面。这是个很小的机会,稍纵即逝,但是他能立刻做出反应,开火并打中了目标引擎。他的这种能力显示他的确比中国飞行员强。”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韩德彩击落费席尔的瞬间,费席尔一直不愿相信自己是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飞行员打掉的。

降落后你做了些什么?
我的头盔丢了,耳朵也出血了。我一直走啊走,最后我干脆坐下来,来了一个中国老人。我面临选择,我可以开枪射杀他,但我不知道——当地有站在我们一面的武装人员,我不清楚他到底属于哪一边。此时他打手势让我跟着他,于是我跟着他走,一直走进一群拿着锄头和农具的中国人中间。我试图模仿苏联人的样子,赶紧溜走,但随后中国士兵来了。

你在满洲被羁押了两年。你设法与其他战俘取得了联系,事实上你一度逃跑过,说说这段经历。
中国人想方设法不让我们知道战俘彼此的存在,但通过一个看守我获悉了其他战俘也关在同一个地方,随后我设法与他们取得了联系。有两个战俘就住在我的隔壁,我也同安迪?麦肯基(Andy McKenzie)取得了联系——他说自己是被一架F-86误击坠落的。安迪说他要回家,我们以为中国人要处决他,为了保护他我们告诉中国人我们知道的是另一个囚犯。通过一组暗码,我还联络上爱德华?海勒(Ed Heller),因为这个原因,中国人认为我是一个不安分的活跃分子,把我关进了单独的监房,在那里我没法与别人联系。过了一阵子,我决定做一名模范囚犯,这样中国人就不会盯得我太紧。在我床头的那堵墙通向外面,我就用手偷偷地挖,直到抽下一块砖。我选择在周末挖墙,此时卫兵不会太注意我的监房。我终于从墙洞里钻了出来,那感觉真好。我走向米格机场准备去偷一架米格战斗机。我打算装作苏联人,但是卫兵拦住了我,于是我只得掉头离开。我的另一个计划是走到水边设法偷一条船,结果在渡河时弄湿了全身,脚也被冻僵了。接着我又因为喝了脏水生了病。我跟着铁路走到一座城市,我想爬上一列火车跑到南方去,但关于我逃跑的通报已经发出。我很快被捉住,带上手铐被押解回来。卫兵们现在对我就没那么友善了。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被击落后接受讯问的费席尔。不过出了那次出逃够折腾外,费席尔在中国战俘营受到的算是礼遇,连他自己后来都庆幸作了中国军队的俘虏。

你最后在1955年5月获释。你对在中国羁押的时期怎么看?
我感到自己很幸运,能成为中国人的战俘。中国人对待战俘与对待自己的士兵没什么区别,战俘的伙食和居住条件与中国士兵相同。而朝鲜人对待战俘可不是这个样子。

中国官方认定是韩德彩击落了你,你是他的第5个战果。你怎么看?
我是在后来才直到中国认定韩德彩击落了我。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联系苏联飞行员,我和苏联飞行员交流较多,我对他们在朝鲜的表现表示钦佩。当我得知中国认为韩德彩击落了我后,我试图通过中国大使馆联系韩德彩。1996年我加入了一个飞虎队代表团出访中国。在中国,我见到了韩德彩将军,并向他赠送了一件F-86战斗机的模型。我们此后又见过一面,我们成了朋友。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英姿勃发的韩德彩

我在朝鲜空战中坠落——费席尔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 司古 - 司古的博客
费席尔的个人装具如今陈列在美国空军博物馆。从作战素养上看,他确实算是个空战高手。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